“新基建”催热储能企业入局抢市场-远古蜈蚣虫
  1. 首页
  2. 新闻动态
  3. 正文
编辑:“新基建”催热储能企业入局抢市场           发布时间:2020年04月01日 21:22:54

“新基建”催热储能企业入局抢市场

中天科技某高管告诉本报记者,该方案的大比例推广要有前提条件。“如果充电桩大范围建设且实现盈利,场地建设条件比较优质,叠加储能成本进一步下降,光储充一体化项目可以得到有效推广。”

“新基建”催热储能企业入局抢市场

记者注意到,南都电源作为聚焦5G通信基站领域的企业之一,对磷酸铁锂电池方面的投入也有新规划。近期,南都电源在互动易平台表示,中央提出“新基建”,5G、数据中心及新能源产业进一步提速,电池作为新基建不可缺少的部分,市场需求将快速增加,公司将进一步规划相关产能,满足后续全球通信5G需求。

5G下的储能争夺战目前,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国内储能项目启动缓慢,即使有一些项目在招标,但最终落地的基本没有。“新基建”风口下,5G基站建设带动了配套储能行业快速升温。

在此背景下,除了传统通信备用电源的电池企业外,部分在磷酸铁锂动力电池深耕的企业都会参与分食5G基站储能“蛋糕”,包括海四达、双登集团、南都电源、拓邦股份、浙江佳贝思、圣阳股份、雄韬股份、比亚迪、宁德时代等。

“磷酸铁锂电池是基站备用电源的应用趋势。”上述双登集团负责人解释,相比4G、5G基站密集度高,基站数量增加,电池需求量也增加,运营商对电池的重量、体积都有了要求,更偏向轻型化、体积小的电池。相比铅酸电池,磷酸铁锂电池则更有优势。

记者了解到,一直以来,由于充电桩运营前期投入大、利用率不足和盈利周期长,多数充电桩投资运营商仍未实现盈利。同时,受制于储能成本等原因,目前市场上的储充或光储充一体化项目案例多属于示范项目,且实现盈利的项目也很少。

东方证券分析,5G基站储能电池总需求高达161GWh,其中2020年新增14.4GWh。

作为新基建的重要组成部分,新能源汽车充电桩再次站到了风口,这也使储充和光储充一体化充电站项目在更大范围内推广变为可能。

据悉,目前通信领域应用的储能电池包括磷酸铁锂电池、铅酸电池和梯次利用电池等。其中,储能电池主要用来做5G基站的备用电源,还能应用于分时电价“削峰填谷”。

上述双登集团负责人告诉记者,现在差不多已经有30家企业在投标,竞争非常激烈。今年(疫情)情况下,储能项目启动缓慢,新能源汽车市场并不景气,对电池企业而言5G基站储能板块会是一个利润增长点。

“仅仅中国移动就带动基站储能25亿元的市场,中国铁塔也差不多20多亿元,所以目前看得见的市场就有40亿~50亿元。如果随后中国联通和电信再招标,今年的5G基站储能市场空间更大。”双登集团某负责人告诉记者。

记者发现,自2017年国内首座光储充一体化充电站投运以来,全国各地已有不少项目陆续落地。

“新基建将成为2020年储能行业的一个增量市场。”3月25日,中关村储能产业技术联盟高级政策研究经理王思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新基建中的5G、充电桩、特高压和数据中心等领域都是储能的重点应用场景,像5G的规模化应用带来了储能应急和节省电费支出的诉求,且相关电价政策已向此倾斜;随着新能源汽车和充电桩的规模化投入,以及储能成本的降低,储充和光储充一体化设施也有望成为主流。

对此,一位不愿具名的储能项目工程负责人也表示难言乐观。“储能系统的成本、安全、回报周期长及后期维护仍是痛点问题。”他进一步举例分析,像江苏地区峰谷价差0.6~0.7元,利用峰谷差价7年收回成本,加上地方政策补贴,储能系统3~4年收回成本,这样的项目可以做。但是,有些地方没有补贴,7年收回成本,到时候储能系统又要更新换代,根本不具有经济性。而像商业综合体、医院、学校,建设一个光储充微电网系统非常合适,但是最大的问题是系统的稳定性和安全性。

南都电源方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光储充系统可以比较有效地解决传统充电站配电难、选址难、对电网存在冲击风险的问题,可以快速形成大功率超级快充网络,提升新能源车的竞争力。像特斯拉目前在开发推广的超级充电桩就是一种非常好的方式,相信会成为发展趋势。

值得关注的是,过去铅酸电池占据了基站备用电源绝大多数市场份额,不过随着磷酸铁锂电池成本持续下降及5G基站的实际需求变化,今年中国铁搭和中国移动重点采购磷酸铁锂电池。

包括宁德时代(300750.SZ)在内的动力电池企业,正在储能领域加紧布局,不仅在5G基站储能市场有所参与,而且在储充市场也有新布局。

催热“储充”或“光储充”?

原标题:“新基建”催热储能企业入局抢市场

竞争白热化,价格战也不可避免。记者了解到,2019年下半年以来,产品价格下降已经很明显了,近两年整体价格下降了30%。

而较早之前,3月4日,中国移动发布2020年通信用磷酸铁锂电池产品集中采购招标公告,计划采购不超过25.08亿元的通信用磷酸铁锂电池共计6.102亿Ah(规格3.2V),采购需求满足期为1年。

今年2月,宁德时代发布了一项非公开发行预案,募集不超过200亿元,其中30亿元用于电化学储能前沿技术储备研发项目。宁德时代方面表示,随着全球5G商用化速度进一步提升,国外对风储、光储、UPS储能等领域政策实施力度的加大,未来储能市场将迎来快速发展阶段。业内人士看来,宁德时代一旦进入5G基站领域,可能将会打破固有的竞争生态。

3月上旬,中国移动和中国铁塔先后发布2020年磷酸铁锂电池集中采购招标大单,快速释放5G基站储能电池市场的需求。超150GWh的5G基站储能市场空间,吸引数十家电池企业纷纷进场。

3月11日,中国铁塔发布2020年备电用磷酸铁锂蓄电池组产品集约化电商采购项目采购公告,电池组采购规模的预估量为2GWh,采购周期为1年,并未对招标进行最高限价。

“经济性是光储充一体化发展面临的主要问题,也制约了光储充的大规模商用推广,”南都电源方面认为,“需要通过有效控制系统成本及商业模式方面的创新来解决这一问题。储能成本过高的情况下,相应的产业激励政策很重要。”

“5G基站储能需求高涨,将会有越来越多的电池企业涌入,未来的竞争会更加激烈。价格是一个重要维度,但不一定会成为主旋律。我们认为未来在该领域还是要靠企业综合实力和辨识度进行竞争,对用户需求充分理解、为客户提供全面解决方案进而为用户创造更高价值会更重要。”南都电源方面表示。

3月6日,宁德时代与福建百城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合资成立上海快卜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快卜新能源”)。该合资公司是为布局智能微网一体化储充系统。据悉,这个系统由宁德时代研发,功能包括储能服务、充电服务和电动汽车检测服务等,能够解决传统充电站配电难、选址难、对电网存在冲击风险的问题,可以快速形成大功率超级快充网络。

在特来电看来,新基建带动充电桩成为热潮后,光储充一体化项目将迸发出巨大的市场潜力。“我们在北京、山东和江苏有一些储充和光储充一体化充电站案例,具有很好的示范价值。对于系统盈利能力的评估,除了要看储能价格,还要综合该站所在区域的电价水平、停车费、交通位置、停车位的紧张程度等条件,其核心是充电逻辑,需要在合适的时间做好充电或放电。”

储充或光储充一体化充电站是在新能源汽车充电站建设基础上的一次创新尝试。以光储充一体化充电站为例,“光伏+储能+充电桩”形成了一个多元互补能源发电微电网系统,可以实现光伏自发自用,余电存储,结合储能峰谷套利,达到经济效益最大化,并且可有效平抑对配电网的负荷冲击。